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第五章 重点中学校长 杨华团

来源:http://www.oldu5t.com 作者:文学 人气:63 发布时间:2019-10-04
摘要:教师晋升专业技术职务,美女柯宁来找许生祥:“校长,晋升高级教师的条件我基本具备,这次我想要。”许生祥思想开小差。他想起一个荤段子里面说:男人最喜欢女人说“我想要”

教师晋升专业技术职务,美女柯宁来找许生祥:“校长,晋升高级教师的条件我基本具备,这次我想要。”许生祥思想开小差。他想起一个荤段子里面说:男人最喜欢女人说“我想要”,男人最害怕女人说“我还要”。柯宁的资历深与浅、晋升高级职务的理由充分不充分另当别论,关键是许校长和她的关系早已非同寻常。这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不止一次在他面前说过“我想要”,甚至也说过“我还要”,她说这样的话在床上。两年前让柯宁负责学校共青团工作,许生祥主要看上这个青年教师外向活泼,有组织能力,担任班主任也能和学生搞得很融洽。很难说许生祥作为男人忽视柯宁的美貌,但那时候他牢记着兔子不吃窝边草,要把握搞女人的一个底线,时时提醒自己不能犯低级错误。后来事实证明,许生祥选择柯宁做学校中层管理人员并没有错,这个小女子将团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给校长脸上没少贴金。于是,有了合适的时机,许生祥让柯宁再进一步,负责更重要的管理部门德育处。现在的学生问题很多,德育工作难度大,协调各个年级、各位班主任,对于资历浅的人来说很不容易,但柯宁干了近一年德育处主任,大家普遍认为她是称职的。但是后来,许生祥不吃窝边草的防线终于被突破了。他和柯宁相互靠近到零距离乃至交融在一起,许生祥始终认为是女方更主动。柯宁有婚史,但婚姻名存实亡。如果说许生祥校长重用柯宁完全出于工作需要,但也无可避免让这漂亮女子对他有了感恩之心。心里感激一个人,怎么看对方都觉得顺眼,而且,许生祥的确是一位精明强干的领导者,柯宁工作中有意无意和校长的接触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切。男女之间相处时间长了,正所谓日久生情。忽然有一天,柯宁感觉她对许生祥的感觉变了,那种对顶头上司的敬畏逐渐被一个小女子对强势男子的依恋所代替,只要有一天时间看不见许校长,心里就空落落的,仿佛丢了魂儿似的。工作上,她依然积极肯干,原动力除了年轻人的积极上进,还多了一种“为他我也得好好干”的想法。工作之余,许生祥在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以一个男人的身份进驻柯宁的灵魂深处,把她的心填充得满满当当,让小女子有一种切切实实的充盈和踏实感。逐渐地,在晚上,在梦里,柯宁有了新的性幻想,有了不可遏止的冲动。身边躺着的男人,要是他该多好!去年放暑假的头一天,学生家长、建筑商张篝盛宴请三中领导和中层管理人员。张篝盛的女儿张旭在三中上学是一个理由,其实他还觊觎着学校一项工程——年代久远的教学实验楼需拆除重建,所以他跳过女儿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只请了学校领导层。张篝盛说:“学校放假了,今天我请各位领导一醉方休。”那天他带了秘密武器——两位酒量超常、美貌而且特别会劝酒的美眉,结果把学校的男人都搞醉了。柯宁不喝白酒,她是客人中唯一的女性,也是唯一保持清醒头脑的人。许生祥等人出席张篝盛的宴请,没有带车子和司机,散场的时候张篝盛连连道歉,说“一不小心把领导整醉了,没法再安排其他活动,改天补上,补上。”张篝盛也因为喝了酒,不便开车,于是拦了若干出租车,付了车钱,让“的哥”“的姐”把学校的客人分头送回家。因为大家都醉了,所以没有人关心柯宁和许生祥上了同一辆出租车,而且车上仅有两人。许生祥因为酩酊大醉,所以在美女面前也没有了防范的意识和能力。恰好许生祥老婆区小娇有年休假,和单位同事结伴上九寨沟旅游去了。许生祥以前借出差的机会去过九寨沟,所以这次没陪老婆去。旅游结束后,区小娇还要绕道上海,看看在那里上学、暑假搞勤工俭学不回家的儿子。这样,许生祥很能过几天单身生活。柯宁搀扶着许生祥上楼,从他腰间解下钥匙,一把把试,好不容易把门打开。无论是出于对醉酒的上司负责任,还是出于自觉自愿,柯宁都不会马上离去。她很费力地给许生祥脱去外衣,换上拖鞋,安顿他在沙发上躺下,还弄来热毛巾给擦了擦手和脸。然后,小女子坐在许生祥跟前肆无忌惮端详他半天,心跳得扑通扑通的。过了许久,柯宁到厨房去,像主妇那样翻检电冰箱,发现有几颗西红柿。于是她动手给校长做了一碗醒酒的汤面片,端到客厅,晾凉,把许生祥弄得坐起来,让他朦朦胧胧咽下她一口一口喂给他的西红柿面片汤。又过了许久,许生祥酒劲儿逐渐缓解。他醉眼朦胧,看见身边有一美女正对他含情脉脉,于是雄性勃发,向小女子发动猛烈进攻。柯宁自然无意抵抗,并且有意将男子引导到床上,让许生祥在醉酒的状态下占有了她的身体。逐渐地,许生祥感觉到了“吃窝边草”的麻烦。在学校里看见柯宁,他内心柔情似水,外表上必须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经常带有表演性质,累得慌,而且事实证明“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他与女下属之间的非正常关系还是被一些明眼人通过种种迹象看出或者猜出来了,于是他哪怕贵为校长同样免不了被人指指戳戳,在背后说三道四。柯宁来要中学高级教师的技术职务,简直是给许生祥出难题。通过努力让她评上吧,许生祥顾虑会有不少人与之攀比,柯宁在资历方面明显地不占优势,会给评审技术职务这项工作带来被动;做做工作让柯宁放弃吧,也不知道这小女子听不听人劝,况且要从感情出发,许生祥巴不得能给这个事实上的小情人以关照呢!这次晋升专业技术职务,邵玮作为四中校长特别想让罗萍老师评上高级教师。按照罗萍的基本条件,评上中学高级教师应该没问题。她的第一学历是大专,后来进修了本科,教龄、教学方面的业绩和贡献,都没什么可说的。要说有弱项,罗萍的短处在学术论文。邵玮和罗萍之间,属于再正常不过的同志关系和上下级关系,但作为直接领导,邵玮一直觉得他欠罗萍的,四中这个集体也欠罗萍的。怎么说呢?这个人对事业的执着、对学生的一片爱心、以及为了工作不惜牺牲一切的奉献精神实在让人为之动容。这段时间,罗萍先后经历了一个母亲突然间失去爱女、一个中年女子丧夫、自身罹患癌症这样接二连三的不幸,要搁一般人身上,精神早垮了。可她仍然坚强地支撑着,一如既往兢兢业业工作,勇于承担别人不愿承担的责任,为几个问题学生付出超乎寻常的心血和劳动。她靠什么支撑?她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女人,不是一架永动机!每每想起罗萍所遭遇的不幸以及她为学校工作甘愿自我牺牲的事迹,邵玮都想哭。假如不是男女有别,假如可以不顾及校长的身份,邵玮真想每天都给罗萍一个拥抱——不是男女意义上的拥抱,而是同事之间、朋友之间、上下级之间忽略了性别的那种饱含抚慰的拥抱。平常,邵玮不能给罗萍同志比别人更多的关心和照顾,所以,有了晋升专业技术职务的机会,他固执地认为这是他代表学校回报罗萍的一次机会。邵玮主动找罗萍,提醒她赶紧写论文,并且要发表。罗萍说:“校长啊,我哪儿有时间写论文?你知道我们班有几个学生特别让人操心,时时刻刻都需要关注。评上评不上高级教师,我照样干工作,这事情没那么重要。”邵玮说:“别人为了评职称,恨不得削尖脑袋往里钻,打破头你争我抢,你倒超然物外,可是你要评不上,我们当领导的还有没有良心,会不会让老师队伍中像你一样兢兢业业的人心凉?就算不为你自己,为了学校整体,为了支持我的工作,罗老师,你必须重视这次专业技术职务晋升,当务之急是写论文、发表论文。”“校长,你知道,我没有能力写出够省级以上刊物发表水平的论文,没奈何。”“我是这样想的,你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总会有一些体会、经验和想法,把这些东西总结总结,和最新的、先进的教育教学理论联系起来,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就成了。”“邵校长,说起来简单,可我弄不出来。我的文字功夫差,写论文真是老虎吃天没地方下爪。”邵玮想了想,觉得罗萍说的也是实情。他沉吟了一阵儿,然后说:“这样吧,你选择一个方面,比方如何通过培养兴趣、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来提高教学效率,比方讲课过程中如何启发学生同步思维、超前思维,等等,把你的想法和做法很直白地写出来,拿给我,我再找人帮你修改润色,理论上升华一下,就成了学术论文。至于怎么发表,也交给我来办,好不好?”过了几天,罗萍主动来说论文的事:“邵校长,我这几天想了想,觉得自己弄不出有高度、有深度的理论文章,经验体会也许有一点儿,但不会总结。算了吧,高级职务我宁可不要。我们班王金子最近思想又不大稳定,我的工作压力大,职称、论文都是私事,为这些影响工作不应该。放弃这次评审高级教师的机会,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女儿没有了,老公也没有了,工资收入高点低点,都不影响吃饭穿衣,‘高级’不‘高级’无关紧要。你说呢,邵校长?”罗萍这几句话听得邵玮几乎要掉泪:“你呀你呀!在有关待遇的问题上,你的想法为什么总和别人大相径庭?罗萍你真是一个怪人。王金子又怎么了?”“王金子家有了新情况,王大妈收养的女儿王银子回来了。这丫头出去混了两年,有出息了,在银川找了对象,现在是准老板娘,很有钱,她要把养母接到银川去享福。”邵玮噗嗤笑了:“这是好事呀。王大妈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有良心,算她没有白辛苦。她们即使要去,也不会不管王金子,你不必太操心。假如因为王金子影响你晋升专业技术职务,这才荒唐呢。”原来,王金子的养母想跟着养女去银川,原因是王大妈年龄大了,身体越来越差,拾荒的工作快干不动了。至于王金子,养母和姐姐都主张他跟着去银川,王银子说弟弟上学的费用由她来负担。但是,王金子执拗着,坚决不去,说他在龙川市长大,对这儿的环境很熟悉,到银川人生地不熟,怕不适应。任由养母和姐姐磨破嘴皮,王金子一点儿不为所动。王大妈很无奈,来找罗老师,想让罗萍帮她说服王金子一起去银川。罗萍找王金子谈话:“老师也舍不得你走。可你妈妈的确不容易,为把你姐弟俩养大腰都快累断了。她现在老了,干不动了,想跟着你姐享几天福,你应该成全她。”可是,王金子说了一席话,又让罗萍陷入两难,觉得劝王金子跟上去也不是,让王大妈放弃迁居银川的计划也不对。王金子向罗老师表达了两层意思:一是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虽然说养母恩重如山,但他被遗弃在“幸福巷”,所以怀疑亲生父母有可能在龙川市,只要他不离开龙川,就有可能在将来某一天找到亲生父母。王金子说:“我想弄清楚他们为啥抛弃了我,也许是出于无奈。”至于王金子表达的另外一层意思,更让罗萍感动得泪流满面,他说:“罗老师,您虽然只是老师,可我在心里把您当亲人。您对我的关心爱护和帮助无与伦比,世界上没有人比您更理解我,对我关心得无微不至。您很不幸,女儿没有了,孟叔叔也没有了,我觉得肩上又多了一份责任。我将来长大了,不仅要赡养我妈,还要给您做儿子,伺候您赡养您,让您有一个幸福的晚年。”王金子的两条心愿,罗萍觉得在王大妈跟前都不好启齿。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心里牵念着生身父母,要让王大妈知道了,她会不会伤心?另外,王金子说要认罗萍当妈妈,心甘情愿伺候赡养两个妈妈,让他的养母知道了,会不会有别的想法?罗萍再来劝她同意王金子留在龙川市,还有没有正当性?通过邵玮校长帮忙,罗萍老师的教学论文在省级刊物发表,高级教师最终评上了。三中的骨干教师何玲因为发生了体罚学生的事,晋升高级教师的愿望落空了,某种程度上成全了年轻的中层管理人员柯宁。柯宁晋升高级职务让三中的老师议论纷纷,何玲闹情绪也给许生祥增加了思想工作的难度。许校长有一种焦头烂额的感觉,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教育局又要对各学校进行年终工作检查。三中校长许生祥分别召开不同层次的会议,部署迎接检查。他对包括学校领导班子成员、中层干部在内的管理人员说:“学校管理水平如何,平日所做的工作固然重要,但年终检查上级所给的评价更重要。平常把管理工作做扎实,是我们的本分,如何迎接检查,才是最关键的环节。什么意思呢?我是说,即使大家把日常工作做好了,年终检查却不能很好地将工作全貌、重要成果展示给检查组,就等于这一年白干了。我们不能做这样的蠢事,必须高度重视、尽最大努力迎接检查。教育局年终检查的重点是对各学校的管理水平做出评价,所有搞管理的同志必须高度重视,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一个部门或者环节放松和懈怠。”环境卫生很重要。卫生好不好,会给人留下先入为主的印象,假如检查组走进校园,一眼看见学校脏兮兮乱糟糟的,第一印象很差,那么别的项目干脆别查了,评价肯定高不到哪儿去。环境卫生也是管理水平的直接体现,有句国人皆知的话叫做“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连环境卫生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你这所学校的管理团队还能做什么大事?许生祥说:“三中迎接检查先从环境卫生做起。”连续两天,学生除了上课,什么早操、课外活动,乃至体育课,都用来搞环境卫生了。除了常规打扫,所有的垃圾死角都要彻底清理,室内的地面要擦洗得干干净净,窗户玻璃要擦得跟没有玻璃一样透明,高高低低的墙面要掸去灰尘,办公室家具和学生的课桌椅要弄得一尘不染,就连厕所也不能有臭味。检查组未到,仅仅环境卫生这一项就把全校师生弄得疲惫不堪,草木皆兵。对行政管理人员来说,最艰难的是各种书面资料的准备。许多工作究竟做了没做,做得效果如何,大多没有现场录像,也没有办法将过去时的工作、活动在检查组面前重现,唯一能说明问题的是记载工作与活动的书面资料。有很多工作,做的过程中没有做记载的必要性,但年终检查要让上级领导知道并承认工作业绩,就必须用资料来说话。既然当时没做记载,那就补呗。许生祥明确交代:“有些工作已经做了,补记录给检查组看,我认为不是弄虚作假,而是通过补救做到真实再现。”各个管理部门在迎接检查的时候,都要对照上级颁发和本校制定的各种职责、规范、条例,看看平常做的是否达到了上级要求。假如有差距,有漏洞,往往也选择以补全资料和记录的方式来弥补,等于闭门造车创造原先没有的工作业绩。这算不算弄虚作假?没有人做结论。学校领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默许、怂恿,只要能把检查组糊弄过去就行。“年终检查是鬼门关,简直要人命呢!”管理人员发牢骚说。教育局对基层学校的年终检查兵分两路,来三中这个组由教育局长郑凯萍亲自任组长。检查的程序是“一看、二听、三查”,即先在校园走一圈看看室内外卫生,然后到会议室听取学校工作汇报,再把检查组分为若干小组查看资料。除此而外,检查组的组长、副组长还要分头找一些老师谈话,听取民意对学校领导班子和管理水平的评价,还有工作人员组织师生搞问卷调查,采用无记名方式征询意见和建议。检查组到来的时候,许生祥率学校领导班子成员和中层管理人员在校门口迎接,然后陪着检查组巡察校园环境。看了室内室外的卫生状况,大多数人点头表示赞许,有的还感叹:“真干净。”“简直找不出一点点毛病啊。”但是许生祥很敏锐地察觉到,郑凯萍却微皱眉头,后来美女局长问他:“许校长,你们打扫卫生没少花气力吧?影响没影响上课?这次教育局部署年终检查,文件中特意强调不要把气力花在做表面文章上,许校长对这一点领会得不够深刻吧?”许生祥笑了笑,神色有点尴尬:“上级领导来检查,总该把校园弄得干干净净。况且,我们平常基本上也这样啊。”郑凯萍却不以为然:“是这样的吗?”后来,检查组进了早已准备好的会议室听汇报。郑凯萍看了看会议桌上摆放的东西,眉头又皱起来:“饮料、香烟、水果、干果,一应俱全呀,而且档次不低,看来许校长财大气粗呀。我提个建议,香烟和烟灰缸撤了吧,教育行业先把会议吸烟禁绝了,然后才能考虑搞无烟学校啥的。学生抽烟屡禁不止,和学校老师、管理人员吸烟不无关系,我以为。”郑局长一番话,把许生祥弄了个大红脸,赶紧吩咐校办室的人把香烟和烟缸撤除。郑凯萍对招待检查组的水果也颇有微词,认为都是挑高价位、南方的水果购买,太奢侈了。大概因为检查组组长先在外围挑毛病,弄得许生祥校长有点小紧张,念汇报材料显得没有往常流畅,少了抑扬顿挫,也少了丰富的表情,甚至有些结巴,脑袋上冒虚汗。听完汇报,检查组不予置评,然后各个成员分头查资料,郑凯萍和副组长分别找人谈话,也包括与学校领导成员谈。在和郑局长谈话的过程中,许生祥感觉这个女人面无表情,听的过程中偶尔插话,挑刺的居多。谈完话,许生祥心里更发毛,不知道他哪儿做错了,还是三中工作有问题,总而言之,教育局一把手从进校门开始就一直挑毛病不是好兆头。他让校办主任冯韬分头告诉各部门负责人,对于查阅资料等检查过程要认真应对,出现什么问题要及时给他通报。中午检查暂告一段落,检查组需要用餐,然后稍事休息,再接着检查。许生祥留了个心眼,自己没有出面,而是让管后勤总务的副校长请示带队的郑凯萍局长,说为大家准备了工作餐,请检查组的领导和同志们赏光。郑局长问了问用餐地点,一听餐馆的名号就断然拒绝,说:“我们检查组集体吃盒饭,自行解决,三中的同志也不用陪,咱们自便。”这样,许生祥预定的高档“工作餐”无人享用,本校的人也不敢去吃,只好退订,给餐馆交了爽约罚金。检查组不吃招待餐也让许生祥灰头土脸,心里觉得郑凯萍不近人情。晚上宴请招待检查组的想法,许生祥没敢再提。检查组要走了,许校长让校办室工作人员把事先准备好的礼品送给每个检查组成员。男士一把高级电动剃须刀,体积不大,可直接带走,女士一件名牌手包的提货单,需要自己到专卖店去选。结果,三中这一举动也被郑凯萍局长制止了,她板着脸对许生祥说:“看来三中的经费的确挺宽裕?明年你们学校的经费要大幅压缩。”莅临第四中学的检查组,组长是副处级的教育局书记丰盈,而正处级调研员肖奎元只能充任副组长。看上去有些别扭,但无非是反映出书记和调研员权力大小的差异。检查组对四中评价不错。年终检查过后,三中校长许生祥有一种被悬在半空的感觉。仅从风头正劲的教育局长郑凯萍对三中、对他本人的态度来看,这次检查评估的结果不容乐观。但最终结果没出来,该争取的一定要积极争取。也不仅仅是三中集体的事,包括对校长个人的评价,更与许生祥的政治利益、仕途进退息息相关。还是得从上层想办法。郑凯萍再牛,她也不过是县级干部,假如有某个比她级别高的领导、尤其是管得着她的领导出面说话,想必郑凯萍也能听得进去。这是一个何等聪明的人,难道她不懂得审时度势?官场上所有刀枪不入、水米油盐不进的人都是装洋蒜,鬼才相信这世界上有绝对的金刚不坏之身。元旦有“三天小长假”,许生祥邀约了政协副主席曹杰,通过曹杰请了分管教育的高副市长,到临近的石羊河市辖区一个叫“栖鹤庄”的休闲中心去放松。栖鹤庄消费层次很高,许生祥舍不得自己花钱,联系了学生家长——建筑商张篝盛,让他当冤大头买单。张篝盛找了一辆商务车,自己客串司机,两位市级领导屈尊没有带小车,显得很平民化。曹杰副主席随身带了电视台一位漂亮的女主持人,看上去两人关系很暧昧。高副市长只身一人,坐到车上一直拿曹杰和女主持人取笑。许生祥思想也特别解放,大着胆子带了已被他染指的“窝边草”柯宁。许生祥私下问张篝盛:“高副市长身边没有女人,到时候怎样安排?”张篝盛说:“栖鹤庄是什么地方,要啥样的女人没有?”栖鹤庄果然名不虚传,园林式小庭院,一栋栋小别墅若隐若现,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红亭绿榭,草木葳蕤,环境十分幽雅。一行人赶到这里,差不多该用中饭了,大家在一栋小别墅里安顿下,稍事休整,就有身着紫红色旗袍、婀娜多姿、玉面酥手的服务小姐来请客人们就餐。等到上餐桌的时候,平白地多出来两个年轻女性,相貌出众但不施粉黛,衣着时尚、随意但并不艳俗,举手投足之间甚至有几分书卷气。张篝盛张罗让两位女士一左一右坐在高副市长身边,也和曹杰副主席挨着,高副市长很诧异,用疑惑的目光问询张篝盛:这两位是什么身份?张篝盛看懂了,赶忙介绍说:“小姚和小梅是我公司里新近招聘的员工,刚刚大学毕业,学工民建的。坐咱们的车子我怕太挤,让她俩打的来的,晚到一步。”其实张篝盛是撒谎,这两位美女是他刚刚向栖鹤庄老板娘要的陪伺小姐,据说是节假日来“走穴”的省城某大学的研究生,但他这样讲了,高副市长不好再说什么。曹副主席不知故意装傻,还是也没看明白,圆场说:“还是张老板会安排,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吃饭娱乐更有情趣。我和生祥有人陪,高副市长心里不平衡怎么办?”高副市长说:“我没有老曹你那么色。”众人哈哈大笑。被喊作小姚、小梅的两位小姐在酒桌上并不显得很张扬,但却善于劝酒,自己也很有酒量,所以把两位市级领导伺候好了。许生祥暗中给柯宁交代:你一定要在两位市级领导跟前好好表现。对我来说他们都是能决定生杀予夺的人,你要在学校干管理,将来也需要领导们提携。于是柯宁也不遗余力发挥她年轻美貌的优势,给两位领导敬了不少酒。除了餐饮,还有唱歌跳舞打麻将等等活动内容。领导身边美女萦绕,潇洒倜傥或者醉卧花丛,感觉十分惬意,倒是陪同曹杰的电视台女主持人有一种被冷落的感觉。“小赌怡情”,领导在麻将桌上手气也特别好,总是赢钱。到了晚上就寝的时候,张篝盛暗自授意小姚姑娘跟紧了高副市长,主动陪伺。不料高副市长保持了领导干部的操守,最紧要的关头把冒充张篝盛员工的陪伺小姐从寝室赶了出来。已经说好让要两位姑娘包夜陪伺,高副市长“宁死不屈”,张篝盛觉得钱也不能白花,于是搞了个双宿双飞。曹杰和许生祥到了这种环境当中,也不再顾及脸面,都公然和自己的情人在一起过夜。第二天,高副市长早早起来就在园林当中散步,许生祥看见了,赶忙跑去陪同。他问高副市长:“领导昨晚休息得好吧?”高副市长说:“还好,还好。只是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清楚这次活动的主旨,老曹说是你安排的,有没有什么具体的目的意义啊?”许生祥有点脸红,赶忙说:“没有没有。曹副主席跟我是老朋友了,您又是我十分尊敬的领导,来这里玩玩能有什目的呢?最多是对您和曹副主席表达敬意,如此而已,况且还是张篝盛张老板买单。”高副市长脸上就有点儿不屑:“真是这样吗?那就好,那就好。”回程的路上,许生祥陪高副市长和曹杰副主席坐在商务车后排。曹杰吃了人嘴软,有意无意替许生祥说话,夸他能干,把三中领导得很好,夸三中是名校,学生、家长都向往,也是龙川市教育系统的门面。“教育局连续两次提拔副局长都绕过了许生祥,这很不正常。”曹杰说。高副市长听了有点儿不以为然,问许生祥:“这里面有什么文章吗?”许生祥一看这是个说话的机会,就装出一副愁苦的样子,诉说现任教育局长郑凯萍对他有成见。“无非是年轻时候我追求过她,最终没有结为眷属,反倒留下了一点过节。女人家就是心眼小,记死仇。”许生祥说。“据我知道,郑凯萍也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呀。再说,年轻时候你追求她,说明喜欢她、欣赏她,不答应你求婚可以,因为这记仇情理上说不通。肯定是你有什么不良表现,伤害了郑凯萍吧?”高副市长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许生祥矢口否认,“这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要是我年轻时冲动,把她强xx了,她记仇也还有道理,问题是我没干坏事,所以很冤枉。”“许生祥你嘴下积点德。郑凯萍是你顶头上司,你这样说话太不尊重女同志了。”曹杰打断许生祥的话头,“不过,高市长,许生祥真的很能干,工作业绩也很突出,你是分管教育的市级领导,能关照就多多关照吧。”“眼下还有什么问题吗?”高副市长碍于曹杰的面子,问许生祥。“今年三中中考成绩仍然是全市第一,学科竞赛、各方面工作都很好,可郑局长年终检查到我们学校横挑鼻子竖挑眼,谁知道教育局能不能给我们一个公正的评价呢?我可以不在乎个人的荣辱进退,三中全体教职工辛辛苦苦工作,干出了成绩如果得不得应有的肯定,大家会寒心的。我估计今年评先进学校,弄不好又把三中拉下了。”许生祥说。高副市长闭目养神,再不说话了。回到龙川市,临分手时,许生祥假柯宁之手递给两位市级领导一人一个礼品袋,说“这是我们许校长的一点心意。”礼品看上去不起眼,领导也不好驳美女的面子,就都收下了。但第二天,高副市长派人给许生祥送来一个信封,里面装着头天送给他的银行卡,那里面有3万元,但是另外的礼品——一条带精致包装和炮制说明的鹿鞭却收下了。看来高副市长还算给许生祥面子,或者说他作为男人也许有“勃而不坚、坚而不久”的问题,需要那东西补一补。而许生祥给曹杰的礼品袋里没有银行卡,除了鹿鞭还有被当地人称作“老师傅”的驴鞭,以曹杰的年龄可能更需要此类补品。这一年,教育系统最终的评比结果,第三中学拿到了先进学校的荣誉,许生祥作为先进学校的校长,也荣获先进教育工作者称号。

本文由加拿大28预测软件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章 重点中学校长 杨华团

关键词:

最火资讯